• 当前位置: 首页 > 《救命偏执王爷又在装可怜了》大结局在线阅读 《救命偏执王爷又在装可怜了》最新章节目录

    《救命偏执王爷又在装可怜了》大结局在线阅读 《救命偏执王爷又在装可怜了》最新章节目录

    《救命偏执王爷又在装可怜了》是本已经完结的穿越小说,这本书是“金兮”所写作品,书中主角为南锦萧宴清,主要讲述了:,原本红红的眼眶变的水汪汪的,似乎随时都能落下泪一样。那你要什么,只要本王有,都愿双手奉上。语气依旧冰冷,并没有因为江芷柔的神色和委屈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江芷柔对上他无神的眼睛,有些犹豫,但转瞬又坚定起......

    热更中的穿越小说《救命偏执王爷又在装可怜了》是榜单飙升之作,小说是追妻火葬场类型类型,该书作家金兮 道来了一段治愈的爱情。

    萧宴清知道林景承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并不接,只是礼貌的道谢。

    多谢江姑娘,稍后本王会让管家将谢礼送上。

    萧宴清语气冰冷,说出的话不带一丝温度,仿佛是在对着一个陌生人一样,这让江芷柔觉得十分委屈。

    我不要王爷的谢礼。

    江芷柔很难过,原本红红的眼眶变的水汪汪的,似乎随时都能落下泪一样。

    那你要什么,只要本王有,都愿双手奉上。

    语气依旧冰冷,并没有因为江芷柔的神色和委屈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江芷柔对上他无神的眼睛,有些犹豫,但转瞬又坚定起来。

    我要王爷娶我。

    萧宴清神色一滞,不行。

    为妾都不行吗?江芷柔用了莫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切切的看着萧宴清,等着他的回答。

    以前她有求师父帮她提过,可凌王以身体残疾,终身不娶为由拒绝了。如今他都愿意娶那个丑女了,为什么不能也娶了她。

    不行。

    萧宴清想都没想再次回绝,江芷柔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直直的落下来,双手紧紧握住,指甲戳进肉里都丝毫感觉不到疼。

    她倔强的仰起头,看着萧宴清灰白的眼睛询问道。

    为什么?

    不爱,便不会娶。

    萧宴清的语气依旧很冷,让江芷柔听见这句话后心头都冒出了一丝冷意,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哭诉道。

    难道王爷就爱南锦那个丑女吗?

    王爷你看不见,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丑陋,多恶心,更何况她还是个瘸子。

    王爷你也不爱南锦的啊,还不是照样娶了她,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就不行?

    江芷柔说的悲愤,却没注意到萧宴清在听见她这话后面色都变了。他转头朝向江芷柔的方向,用无神的双眼‘盯’着她。

    皇上赐婚本王不得不娶,你若是能让皇上为你赐婚,本王也不介意凌王府多养一个闲人。

    萧宴清的话明显有些不悦,江芷柔这才意识到她刚才说错话了。萧宴清最讨厌听见瞎子,残疾,瘸子这些话,可是她刚刚却全说了。

    王爷对不起。

    江芷柔慌乱道歉,萧宴清却没了耐心。

    景承,送江姑娘出去。

    江芷柔还想再说什么,林景承却冲着她摇了摇头,江芷柔只好作罢,跟着林景承出了房间。

    世子,你知道的,我刚才不是有意说那些话的,只是我爱慕了王爷这么多年,他却娶了那样一个不堪的女人,我替王爷不值啊。

    江芷柔泫然欲泣的说着,还忍不住频频回头看向屋内,尽管隔着屏风,什么都看不见。

    你的心思我知道,你多次救了王爷,这次更是将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王爷他也只是他迟早会明白你的心意的。

    江芷柔点点头,擦了擦泛红的眼睛,在管家的带领下出了凌王府。

    林景承再回到屋内的时候,萧宴清已经自己穿好了上衣,听见有人进来,开口问道。

    王妃人呢?

    林景承的脸色瞬间变的有些难看,生气的上前走到床边质问道。

    你还真把那个该死的女人当成凌王妃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的时候她都做了什么?

    周二告诉本王事情经过了,她人在哪?

    宴会上,她不过是按了几个穴位就可以减轻很多痛苦,他这次这么快醒来肯定也和南锦有关。

    再说了,江芷柔治疗了他这么多次,几斤几两他很清楚,这次毒发醒来,身体的舒爽不是江芷柔的医术可以做到的。

    带她来见本王。

    见林景承不说话,萧宴清直接对一旁的周二吩咐。林景承虽然生气,但也知道萧宴清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只好去水牢放人。

    凌王府的水牢之中,南锦正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安排,门口有个水池子,池子里有个木头柱子,柱子上还绑着一个女人,衣衫破旧,头发紧紧的贴在惨白的脸上,看起来很狼狈。

    而她的头顶还挂着一个漏斗状的水壶,不停的在往下滴水,每一滴都正好落在她的头顶上。

    传说中的滴水刑!

    看见这种刑法,南锦整个人都麻了。

    这究竟是做了什么坏事啊,居然用这种刑法折磨。

    南锦突然有些后怕,这里是古代,视人命如草芥的皇权时代,稍不留神就会死无全尸,她要想保全自己,需得小心应对才是,今天做的事,多少有些张扬了。

    她现在还没有张扬的资本。

    她想跟守卫打听打听这个女人的身份和为什么会被用这样的刑法,但守卫的嘴严的很,根本不肯说。

    当然,南锦更多的是觉得她没有钱,不能拿钱财收买守卫,否则,什么话问不出来。

    感觉过了很久,萧宴清依旧没有派人来请她,南锦不由的有些纳闷,这个什么药王徒弟的医术就这么辣鸡吗?她都已经扎过针了,只需要一副药下去,不肖半个时辰萧宴清应该就能醒了,怎么能这么久都不来找她呢。

    南锦左等右等,等的口干舌燥肚子咕咕叫,终于看见牢房的大门开了,林景承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让人给她开门。

    跟我去见凌王。

    南锦本来还想摆摆谱让他道歉,但看见那个还在受水滴刑的女人,到嘴的话还是咽了回去。算了,以后多的是机会,现在还没站稳脚跟,先不找麻烦了。

    去就去,凶什么凶。

    南锦怼了一句,率先出了水牢。

    萧宴清已经在偏厅里等着了,林景承直接带着她进了偏厅。

    萧宴清坐在主位上,林景承站在右手旁,周一周二站在左手旁,四个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一副审问的姿态。尤其是林景承,目光扫过她的时候眼神里更是多了几分嫌弃。

    你会医术?

    良久,萧宴清终于开了口。

    南锦也自来熟的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在水牢中许久,她都有些累了。

    林景承看她的眼神更加不爽,沉下脸斥责。

    本世子都站着的,你还敢坐下,王爷问你话呢,还不赶紧回答。

    南锦白了他一眼,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后才开口。

    我坐是因为我是凌王妃,凌王府的女主人,应当坐着。倒是你,三更半夜的不回自己家去,在别人家里破坏人家夫妻感情算怎么回事。

    凌王妃,你也配?

    林景承扫了她的脸一眼,差点连上午吃的东西都吐出来,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萧宴清却开口阻止。

    景承你先回去吧。

    林景承愣住了,萧宴清为了这个丑女人赶他走?

    萧宴清居然为了这个丑女人赶他走!

    好好好,你们才是夫妻,本世子只是个外人,本世子走,走还不成吗。

    说罢,带着满肚子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凌王府。

    南锦看着他的背影提醒道,你今日火虚水旺,小心破财啊。

    林景承不理会,头都没回的走了。

    周一周二,你两也下去。

    周一周二犹豫了一下,还是听命离开了。

    这下子,偏厅里只剩下萧宴清和南锦两人,萧宴清再次开口,只是这次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你可知救了本王会有什么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