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完整版《自古红颜多炮灰》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自古红颜多炮灰》全文免费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虞泠司鹤的小说《自古红颜多炮灰》目前已完结,本文的作者是知名网络作家“花间”,在他的笔下,为我们带来了这样一个故事。小说概述:一眼,神色淡然地把手中的羊毫丢开:“不必。”李怀忠:“啊?”那您不开心什么?疏疏雨幕笼罩着整个京城,夜里凉风总扰得人不得安生。今年京城这场雨下得格外的久,仿若永远都不会散去一般。最后一本折子批完放回案......

    热更中的古代小说《自古红颜多炮灰》是榜单飙升之作,小说是追妻火葬场类型类型,该书作家花间 道来了一段治愈的爱情。

    第16章

    李怀忠咽了口唾沫,汗湿了整个后背:“不曾。”

    依据在主子身边伺候多年的经验,李怀忠直觉司鹤是动了怒气,于是试探着问:“陛下可要去凤栖宫看望皇后?”

    司鹤睨了李怀忠一眼,神色淡然地把手中的羊毫丢开:“不必。”

    李怀忠:“啊?”

    那您不开心什么?

    疏疏雨幕笼罩着整个京城,夜里凉风总扰得人不得安生。

    今年京城这场雨下得格外的久,仿若永远都不会散去一般。

    最后一本折子批完放回案上,李怀忠忙为司鹤奉茶,司鹤心不在焉地抿了一口雨前龙井,“嗒”的一声,茶盏被搁回桌上,就听皇帝冷冷开口:“去凤栖宫。”

    李怀忠愣了一瞬,不待司鹤给他递眼刀就迅速下去命人备矫撵。

    帝王心最是难测,李怀忠从小跟在司鹤身边伺候,时至今日也有许多不明他心思的时候。

    虞泠下午喝过汤药便睡下歇息,半睡半醒时一阵风吹进来,冻得虞泠往被窝里缩了缩。

    “身体不适为何不宣太医?”冰冷的声音冷不丁在耳边炸响。

    虞泠皱了皱眉,意识到床榻前站着的人是谁时猛然睁眼坐起:“臣妾给陛下请安。”

    皇帝性情喜怒无常,虞泠不想因一时不慎被罚跪,这具身体受不住。

    司鹤不言语,斜了一眼案上搁着的药碗,面露不悦。虞泠眉心一跳,连忙答话。

    “回陛下,臣妾略会医术,太医开的药方臣妾也会,不必劳烦太医院兴师动众。至于病数日不见好,只是因为臣妾的身体本身就弱,还需时日调理,陛下无须担心。”

    虞泠想起之前下毒的饭菜心下冷笑,她要想多活些时日还是自食其力为好。

    “皇后多心,你的身体如何与朕无关,只是别让外人觉得翎国连给当朝皇后请太医的规矩都没有,皇后身体不适,这些天便好生休养。朕说过,皇后若乖巧安分,凤栖宫自然安生。”

    司鹤语气不善,眼底满是对虞泠的不屑与讥讽,更是警告。

    皇帝大老远跑来一趟,又是询问她的病,又是问为何不清太医,就是为了警告她一句?

    “臣妾遵命。”虞泠掀起眼皮望了皇帝一眼,然后乖顺地低下头去。

    她这副样子让司鹤不禁想起她在凉亭里坐着吃糕点时,也是这样微微低着头,又是乖巧又是安静。司鹤眼底闪过一抹烦躁,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虞泠:“?”

    数日后。

    “娘娘,丞相大人递来的信。”云儿捧着阮丞相递进来的信件呈给阮笙澜。

    前几日阮笙澜的眼线来回禀,皇上又摆驾去了皇后寝宫。

    阮笙澜掀翻了一桌饭菜,事后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连夜修书命人送往丞相府中。

    信中除去谩骂虞泠那些话之外,自是明里暗里同丞相表明自己想要皇后之位。

    阮笙澜苦等了几日,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等来了回信。

    “嗯。”阮笙澜看似面色淡然地接过信,可着急着拆开信封的动作却暴露了她焦急的内心,烛光下丞相亲爱的正楷写得端方整齐,阮笙澜无心欣赏。

    目光草草掠过信中叫她稍安勿躁的前言,落在“皇后之位迟早为我儿囊中之物”一句上。

    阮笙澜捏着书信的手一紧,神情几近癫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父亲果真最疼本宫,那个**嚣张不了几日!就凭她一个虞国来的野鸡也想变凤凰?做什么春秋大梦!”

    虞国势弱,翎国在各国中处处出类拔萃,身在翎国的上至君主下至国民都瞧不起虞国。

    在阮笙澜看来,要不是虞泠横插一脚,皇后之位早就是她的,皇后也只能是她!

    云儿垂眸接过阮笙澜手中的信件置于火烛上方将其燃烧殆尽:“那是自然,娘娘身份尊贵,岂是凤栖宫那位所能相比?野鸡就是野鸡,永远飞不上枝头。”

    阮笙澜毫不掩饰眼底贪婪的神色,自以为皇后之位不日就会落在她身上。

    殊不知她一心肖想凤位,而她的父亲想的却不是如何为她谋划。

    父女二人的野心最终会把整个家族拖入深渊之中,不过那都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娘娘!皇后娘娘!大事不好了!”小禾端着从御膳房取来的糕点一路跑进凤栖宫。

    虞泠下过令,凤栖宫内不得喧哗、不许冲撞疾奔,不过眼下小禾实顾不得这些。

    靠在窗边看医书的虞泠皱眉抬起头,伸手把朝走廊这边跑来的人拉住。

    小禾脚下一个趔趄,堪堪站在虞泠面前,她跑得急,手里的糕点倒一点没撒。

    虞泠拿过一块栗子糕放入口中,口齿不清地问:“怎么了?外头天塌了不成?”

    小禾知她不喜欢吵闹,素日里都极乖巧安静,能让她急成这样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回娘娘,今日早朝时,以丞相为首的官员上奏称您管理后宫期间无力辖制后宫,以至后宫大乱,足以证明您无能管理后宫,请求......请求......”

    后面的话小禾哆哆嗦嗦说不出口,虞泠淡笑,把她的话接了下去:“请求废后?”

    “哐当”,小禾手里的糕点碟子摔落在地,人也颤颤巍巍跪了下去,虞泠才伸出去刚想多拿一块糕点的手停在半空,心疼地扫了一眼地上的点心叹了口气,可惜了,还挺好吃。

    “起来说话,然后呢?”虞泠问得气定神闲,仿佛是在问什么不要紧的事。

    小禾见自家主子面色如常,慌乱的心才稍稍安定:“丞相大人说完后,以摄政王为首的一派出言反驳说两国联姻兹事体大,岂可贸然废后,直到散朝陛下也未说话。”

    司鹤乐于看这些人做戏,自不会在此事上开口。

    阮丞相的狐狸尾巴眼见就要藏不住,为了引起两国矛盾还真是不留余力。

    “陛下未说话就是事情未定,无须惊慌。”

    虞泠掐算着书中的剧情也差不多该到这一段,前朝今日会闹这么一场可少不了阮笙澜从中作梗。阮笙澜得意这么久,也该灭灭她的气焰。

    “小禾。”

    跪在地上的少女抬起头,恭敬道:“奴婢在。”

    “碳盆里的火烧的太旺,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