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韵骆少言全文免费阅读 新书《穿书后成了白莲花》小说全集阅读

    唐韵骆少言全文免费阅读 新书《穿书后成了白莲花》小说全集阅读

    [短篇]唐韵骆少言无弹窗穿书后成了白莲花小说完结版阅读本站免费看,作者琉璃心 。主人公唐韵骆少言有一段什么样的虐心故事的。唐韵骆少言穿书后成了白莲花小说完结版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个世界上,说起来关威最对不起的就是丁子瑜了,如果不是因为关威一直以来的压抑,丁子瑜也不会这么排斥跟余姗姗在一起。说来也巧,丁子瑜和唐韵的婚礼在同一天,唐韵和丁子瑜也都很默契的没有给对方发请柬。更个性的......

    热更中的现代言情小说《穿书后成了白莲花》是榜单飙升之作,小说是追妻火葬场类型类型,该书作家琉璃心 道来了一段治愈的爱情。

    最终关威还是妥协了,因为余姗姗的父母提出要见关威和丁遥,他其实没有不喜欢余姗姗这个儿媳妇,现在丁子瑜跟余姗姗也要结婚了,自己要是还不回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如果关威当初没有喜欢丁遥,丁子瑜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说起来关威最对不起的就是丁子瑜了,如果不是因为关威一直以来的压抑,丁子瑜也不会这么排斥跟余姗姗在一起。

    说来也巧,丁子瑜和唐韵的婚礼在同一天,唐韵和丁子瑜也都很默契的没有给对方发请柬。

    更个性的是骆少言跟唐韵的婚礼连酒席都没有办,只是宴请了双方父母,就算是结婚了。

    婚礼酒席上,唐韵的妈妈景洁很不高兴,唐韵在景洁心里那可是妥妥的掌上明珠,虽说这吃饭的地方很高端吧,可是就只请了双方父母,这与家长见面会有啥区别?

    “骆少言,这是你们的婚礼?”景洁就首先发难了,在景洁看来就算是唐韵怀了骆少言的孩子,婚礼也不能这么草草了事吧。

    “妈,您要是觉得太简单了,我们可以再大办一场,您说了算。”骆少言可是深知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丈母娘的道理。

    骆爸骆妈两人就跟没听见似的,一个劲让唐韵多吃点这个多吃点那个。骆少言在心里哀嚎出声,我这还是不是亲的了?有了孙子儿子就可以不要了?

    “这只宴请一方宾客?哪有这样的道理?”景洁哪里是那么好打发的,立马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唐韵此时在骆爸骆妈的关照下,埋头苦吃,心里早就乐翻了,这种不请宾客只请双方父母的主意是唐韵出的,可是这会骆少言是不要指望唐韵会帮自己解围了。

    当初两人在商量怎么办婚礼的时候,唐韵就很不配合。

    “你看吧,你想怎么办都行。”唐韵在骆少言问婚礼怎么办的时候都没有抬头看骆少言一眼。

    骆少言就开始自己的表演,将在网上查到的举办婚礼的方式一个接着一个说给唐韵,不出意料的都被唐韵拒绝了。

    “那你说,你说怎么办,都按照你的来。”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是骆少言这种蜜罐里长大的二少爷了。

    这话终于是合了唐韵的心了,唐韵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句:早这样不就好了?

    “我们这样,我们就请两方家人来吃个饭,就算是办了好不好?你看我这会还怀着孩子,办婚礼多折腾啊。”唐韵一脸煞有其事的表情。

    “不行,绝对不行。”骆少言连脑子都没过就拒绝了,先不说自己能不能答应了,自己爸妈一百个不答应啊。

    在唐韵撒泼打滚,耍赖撒娇各种磨之下,骆少言最终缴械投降了。

    “怎么不行啊,我连这点话语权都没有了?”唐韵撅着嘴一脸的不开心,盯着骆少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骆少言。

    骆少言就觉得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这怎么行啊,我爸妈是不会答应的。”骆少言看着窗外假装感觉不到唐韵在盯着自己看。

    唐韵的眼神开始越来越忧郁,自怨自怜道:“唉,这果然别人说的对啊,这结婚之后你就会发现你嫁的不是同一个人。”越说还越声情并茂了起来。

    “哪有结婚不办婚礼的,这个锅我可不背。”骆少言眉头都皱到一起了,盯着窗外的花园,心里有一百个小人在挠。

    这简直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呀,自己怎么会对这么个人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居然还犯神经的把她娶了回来。

    “那我不管,要是这个婚礼你一个人举行的话,我可以给你随份子的!”唐韵看着新做的指甲盖心里一高兴也不装了。

    骆少言在心里那可是万马奔腾啊,你听听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还有啊,是你儿子不同意举办婚礼的,你要是不信,你自己问他。”唐韵这耍无赖的本事简直是一套一套的。

    这场战役当然是以唐韵小姐姐的胜利告终了呀,骆少言苦着脸盯着唐韵。

    “那我爸妈你来搞定。”骆少言自以为唐韵能提出来就是已经跟自己爸妈说好了,就只提了自己爸妈,结果现在的骆少言简直是欲哭无泪。

    骆少言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景洁的问题,停了好久之后断断续续的说道。

    “唐韵现在怀着身孕,现在办婚礼还有那么多事要准备,累着了就不好了,等到时候孩子出生了,到时候一定补一个大的婚礼。”得罪不起得罪不起呀。

    一边骆少言的哥哥已经是憋笑憋不住了,又不能笑出来,憋的实在是难受。

    这场婚礼就在景洁的为难中以一顿饭的宏伟场面宣告结束了,唐韵跟骆少言送了双方父母之后回到了骆少言的房间里。

    “这婚结的没感觉到就结束了。”骆少言边扯领带边说。

    “没事,以后结的时候好好体会就好了。”唐韵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听见骆少言的话随口就回了一句。

    呛的骆少言半天没回上话来,这就叫一报还一报,当初骆少言噎唐韵噎的有多狠,这会唐韵的报复就有多狠。

    唐某某仗着自己怀了孩子,有恃无恐的报复着骆少言,完全忘了还有秋后算账这句话。

    “韵儿,这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们是不是该干点该干的事啊?”骆少言洗完澡出来就要收拾这个气人的小东西了。

    穿着睡衣的骆少言又是一种不一样的帅,唐韵要是现在可以流口水,口水都要从下巴流下去了。

    看着睡衣解开扣子的部分,唐韵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唐韵看着骆少言一步步的靠了过来,惊叫出声“骆少言,你要干什么?”

    “自然是做该做的事了。”骆少言抱起了唐韵就往房间走,自己已经忍了好久了,骆少言怕伤了唐韵的身体还专门问了医生,医生说过了三个月偶尔一次没关系的。

    “孩子,唔……”唐韵话还没说完,就被骆少言堵上了嘴。

    自古以来就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更何况骆少言处心积虑这么久,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了,唐韵还没从床上爬起来。骆少言将唐韵的手机直接关机了,还美其名曰想让唐韵多睡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