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自古红颜多炮灰虞泠司鹤免费在线阅读

    自古红颜多炮灰虞泠司鹤免费在线阅读

    情节非常抓人的一本小说《自古红颜多炮灰》内容精湛,小说非常有吸引力,女主男主虞泠司鹤都是属于强强的类型,本书是花间 执笔的穿越甜文。小说内容试读:人不适的嗓音在耳边炸开,刺得她的脑仁都如同针扎一般地疼。脑海中走马灯似的接连闪过好几个明明陌生到极点的词,却本能反应出熟悉的画面。封后大典?晕倒?这些都是什么?虞泠压下所有疑惑,正想打探清楚周围是什么 ......

    热更中的穿越小说《自古红颜多炮灰》是榜单飙升之作,小说是追妻火葬场类型类型,该书作家花间 道来了一段治愈的爱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虞氏身为皇后品行不端,无才无德,着令于凤栖宫内思过,无召不得踏出宫门半步!”

    “陛下!求陛下饶恕娘娘!娘娘身子弱,不是故意的!”

    虞泠刚恢复意识就听到了哭喊声夹杂着尖细到令人不适的嗓音在耳边炸开,刺得她的脑仁都如同针扎一般地疼。

    脑海中走马灯似的接连闪过好几个明明陌生到极点的词,却本能反应出熟悉的画面。

    封后大典?晕倒?这些都是什么?

    虞泠压下所有疑惑,正想打探清楚周围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便听见一道冷酷而威严的声音响起:

    “皇后,朕警告你,若是你不能安分守己,朕不介意新婚第二天就让喜事变丧事!”

    虞泠下意识地看向说话的男人,黑色的龙袍上绣着张牙舞爪的蟠龙,宽背窄腰,五官精致,高挺的鼻梁,完美岑薄的唇,浑身散发着久居上位者的矜贵和傲气。

    但第一时间吸引她的注意力,直接刻入她脑海中的,却是那双锐利而冷酷的墨眸中看她如同在看地上的蝼蚁一般的漠然。

    ——他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她这个人,有没有这个皇后。

    “劝皇后,好自为之。”

    司鹤撂下这句话之后,直接离开,半个眼神也没有给虞泠。

    转眼间,象征着后宫最高权力的凤栖宫就只剩下一个陪嫁婢女。

    偌大的凤栖宫安静下来,虞泠只觉得为什么刚刚那番对话好像在哪见过?

    虞泠靠在枕头上,趁着现在安静无事,强忍着脑海中因回忆带来的疼痛,试图梳理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有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可以利用。

    然而越是梳理,虞泠眸中的墨色就愈浓烈,片刻之后,她便闭上眼睛,情况愈发清晰,她穿越了,更离谱的是她穿进了最近火爆全网《和亲皇后鲨疯了》这本书中

    而且她感受到她现在体内有大量堆积的毒素,脑海中还不断涌入原主的记忆,是这毒素送走了原主,一不小心或许也会送走她。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开这具身体所中的毒。

    素白的纤指搭上自己的脉搏,随后又摁向了自己身上的几处穴位,察觉到隐隐的钝痛之后才确认下来是什么样的毒。

    虞泠抬眼便看到窗外的蔷薇花,微扬唇角。

    “小禾。”

    刚刚哭得哭天抢地的小丫鬟抽噎着跑过来,“皇后娘娘,奴婢在”

    虞泠打断了她,命令道:“你去帮我摘几朵新鲜的,最好是刚开的那种蔷薇花过来。”

    小禾愣了片刻,在虞泠威严沉寂的目光中忙不迭地跑过去摘了来。

    虞泠拿着那几朵蔷薇花端详片刻,摘掉几瓣没用的,三两下把蔷薇花的汁水压了出来,缓缓顺入口中。

    小禾站在一旁直愣愣地看着虞泠,她跟在公主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公主这般冷静认真的模样

    蔷薇花性凉,刚一入口便感觉整个人的沉重感消减了一些,再不像之前一样四肢百骸都透着无力感。

    不过这蔷薇花汁只能短暂地压制毒性,若想要解毒必须要配制解药。

    虞泠索性躺在床上假寐,一边等着身体里因为毒素堆积产生的郁浊之气慢慢散去,一边继续整理可用信息。

    原主是虞国公主,虞国国君是她的哥哥,前半生无忧,后两国联姻,但司国皇帝司鹤并不愿意,奈何碍于这是上一辈定下的婚约不得不同意,所以也怪不得皇帝对虞泠漠视至此。

    可她在虞国的时候并非什么风头无两的公主,虞国国君对她也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宠爱,那这一身的毒是怎么来的?

    这一身的毒毒死了原主,才让她这个生物制药研究所的首席制药师穿了过来。

    万幸这边除了小禾是跟着自己嫁过来的,其他人对自己都不了解,也不至于被识破虞泠内里的芯子已经换人了。

    虞泠眸光浮沉,飞快地在脑海里检索整理有用的信息,丝毫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

    直到小禾轻轻唤她,“皇后娘娘,先用膳吧?从昨日封后大典晕倒后到现在,您都没吃什么东西呢。”

    “好。”虞泠看向小禾,微微一笑,这个丫头,可用,却得训。

    小禾不由看呆了,她一直知道自家主子极美,但平时总低头含胸的,极少窥见她的盛世美颜,如今只觉得这一笑惊为天人,让她都有呼吸不畅的感觉了。

    她的五官精致,美得张扬,尤其是那双褐色的琉璃瞳,衬着微挑的眼尾,自带一种淡淡的魅意,仿佛能看透人心般,令人心悸。

    “怎么?”

    见虞泠发现了自己看呆了,小禾立刻红了脸,连忙摆手:“没事没事,娘娘快用膳吧。”

    虞泠坐在桌旁,提膳的太监恭敬地将饭菜端上桌。

    不过一个眼风扫过面前的膳食,微微耸动鼻翼,就有若有似无的异样味道传来,虞泠眼中闪过几道冷光,随后敛下。

    “这饭菜是谁做了送来的?”

    “自然是御膳房。”太监在一旁赔笑道。

    虞泠冷不丁打了一个直球:“哦?是御膳房的人下的毒吗?”

    太监布菜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尴尬道:“娘娘可莫说笑,借奴才们一百个胆子,奴才们也不敢毒害皇后娘娘啊!”

    “谁敢毒害本宫?”虞泠不甚熟练地换了个自称,拿着筷子随意地扒拉了一下饭菜,漫不经心道:“这个得问你呀。”

    “这娘娘要是信不过奴才,”太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拿起筷子,“奴才愿意为娘娘试毒!”

    “慢着。”

    太监就像等着这句话一样,飞快地放下筷子,一拜道:“娘娘恩惠!”

    “不是不让你吃了,而是让你吃本宫动过的这道菜。”

    看着太监直接僵住的模样,虞泠冷冷一笑。

    原主身上虽然中了剧毒,数量却并不足以一次毙命,而是致其气虚身弱,慢性死亡,但是能累积到摁压穴位有钝痛感,最有可能的投毒方式就是在一日三餐上,微量多次。

    太监见已经被识破,低垂着头,捏紧了拳头,立刻从靴子里拔出寒光连闪的匕首,阴狠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对不住了皇后娘娘,怪只怪您挡住了不该挡的人的路!”

    他步步紧逼,虞泠站在原地,分毫不动,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你若乖乖吃下这最后一次毒,毒发身亡,你我都方便,可如今就怪不得我了!”

    森冷的刀刃散发着寒气反射出虞泠的面如沉霜的容颜——